书书网 - 网游竞技 - 穿成香江大佬的内地未婚妻陈宴北江瑶在线阅读 - 第296章 正文结束

第296章 正文结束

        “陈太太。”护士手里拿着一个信封,“刚刚在走廊碰到一个女人,她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

        江瑶接过信封,拿在手上掂了掂,还挺有厚度,打开将里面的东西抽出来,是一叠照片。

        翻看了几张后,江瑶面色微冷,把照片塞回信封,对护士道:“抱歉,今天的课先取消,我有点事需要处理。”

        “好的陈太,那我先出去了。”护士没有多问,转身出去,把门带上。

        等护士走了,江瑶才重新把照片拿出来翻看。

        照片上的主角,是陈宴北和丁芙妮。

        丁芙妮身着性感睡裙躺在床上,身姿妖娆,表情妩媚,陈宴北站在床尾的位置,没拍到正脸,只有他的侧影。

        单看照片,很容易联想到下一秒会发生些什么。

        而且两人在的房间和那张大床,江瑶无比熟悉,是家里的主卧。

        如果之前没跟丁芙妮打过交道,江瑶或许会对陈宴北有怀疑,但现在嘛,她只是勾勾唇,毫不在意地把照片塞回去,随手丢进垃圾桶。

        她相信,陈宴北即使要偷吃,也不会傻到把人带回家。

        更不可能看上丁芙妮。

        拍这些照片的人,目的很明显,就是想挑拨她和陈宴北的关系。

        不过她虽然没被挑拨到,但还是觉得心头膈应。

        今天不上产后康复课,江瑶去隔壁房间看宝宝。

        病房是两室一厅,江瑶住一间,宝宝和安姐住另一间。

        江瑶进去的时候,宝宝刚喝完奶,安姐抱着孩子,准备给孩子拍奶嗝。

        “我来吧。”江瑶从安姐怀里接过宝宝,将宝宝竖着抱起来,头靠着她的肩膀,手一下一下地轻拍宝宝后背。

        没拍一会儿,宝宝就打了个奶嗝,眯着眼睛要睡不睡的模样。

        “哎哟,睡了睡了,真乖。”安姐瞧着宝宝的表情,轻笑着感叹。

        江瑶从竖抱改成横抱,将宝宝搂在怀里,小家伙在她怀里紧闭眼睛,小嘴一撅一撅,好像还在回味似的,双手攥成小拳头举在两侧,粉雕玉琢的模样,萌坏了。

        安姐天天都在感叹,从来没过长这么漂亮的孩子。

        江瑶抱了一会儿,安姐在旁边劝道:“少奶奶,宝宝不能久抱,不然会形成依赖,以后就得大人抱着睡。”

        江瑶对带孩子这事一窍不通,听安姐这么说,赶紧把孩子放到小床上。

        身子一挨着床,小家伙就哼唧了两声,小腿蹬了几下,不乐意了。

        妈妈的怀抱可比冷冰冰的床舒服。

        “安姐,怎么办呀?她好像已经不乐意睡床了。”江瑶跟安姐求助。

        “没事,你就这样用手轻轻拍她后背,安抚她。”安姐给江瑶示范。

        江瑶学着拍了两下,果然小家伙不哼唧了,又继续睡。

        江瑶松了口气,“安姐,以后我还是要跟你多学学怎么带孩子,不然万一哪天你有事不在,我一个人根本搞不定。”

        安姐笑道:“少奶奶别担心,少爷早就跟我学过了,我要是不在,少爷能带。”

        江瑶不可置信:“你说陈宴北跟你学过?”

        安姐点头:“是呀,白天您在里头休息,少爷就跟我学怎么带孩子,少爷可认真了,还做了好多笔记。像给宝宝洗澡、换尿不湿、喂奶什么的,少爷都没问题,所以您呀,就好好休息,养好身体,其他的不用操心。”

        江瑶是真没想到,陈宴北居然早就跟安姐偷师了,那他这个爸爸倒是挺合格的,江瑶心里甜滋滋的。

        在原地看了会儿宝宝睡觉,江瑶回了自己房间。

        正巧陈宴北也回来了。

        身后跟着司机,司机手里拎了一串购物袋,一看就是从商场过来的。

        “瑶瑶。”

        陈宴北示意司机把东西放下,走上前习惯性地将江瑶揽进怀里。

        江瑶看着一串购物袋:“你去逛商场了?”

        “嗯”,陈宴北揉了揉她的头,在考虑要不要把搬家的事告诉她。

        如果现在说,肯定绕不开搬家原因。

        没想到江瑶却先开口了:“那个,我刚刚收到一些照片。”

        陈宴北挑眉:“什么照片?”

        江瑶朝垃圾桶的位置抬抬下巴:“扔了。”

        陈宴北走过去捞了一张照片,看清楚照片的内容,眼中一片冰寒。

        他把照片重新丢回垃圾桶,抬眼紧张地看向江瑶:“瑶瑶,我可以解释。”

        江瑶跟他视线对上,故意板着脸,一副那你解释啊的表情。

        陈宴北把下午家里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又道,“丁芙妮背后是陈家,我已经让钟义去给陈家一点教训。”

        江瑶没想到丁芙妮居然跟陈家有关系,“不会是陈耀祖那个蠢货派来的吧?”

        陈宴北轻呵一声:“除了他还有谁,老爷子估计也默许。”

        江瑶愤愤道:“陈家这是什么意思?你车祸的事还没跟他们算,他们倒好,还敢在你面前上蹿下跳,欺负人嘛!”

        陈宴北揉揉她气呼呼的小脸:“别气老婆,这次我会跟他们清算清楚,你好好养身体就行。”

        说着说着,陈宴北声音忽然低沉几分,盯着江瑶衣服的眼神变得幽深。

        “怎么了?”江瑶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

        胀鼓鼓的衣服湿了两小片。

        她没母乳,甚至一开始就吃了回奶的药,但该逃的还是逃不掉,还是涨得难受,有时候会溢出一点。

        陈宴北搂着她,把她抱腿上坐着,目光幽幽地看向她:“要不要我帮你?”

        前几次都是陈宴北帮忙。

        这次陈宴北更是驾轻就熟,直接就给她把衣服解开。

        “你轻一点呀……”江瑶娇滴滴地抱怨,伸手推他。

        陈宴北已经顾不上回答了。

        江瑶一个月子直接坐了100天,出医院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完全恢复到怀孕前的身材,甚至皮肤和气色还要更好些。

        她不想放弃事业,出月子之后就投入到工作中。至于孩子,就让安姐带,再找了个保姆做饭打扫。

        陈宴北在中环重新买了两套公寓,一梯两户,一套他和江瑶还有宝宝住,另一套安姐、保姆还有两个保镖住。

        晚上江瑶和陈宴北回家,宝宝就睡在他们这边,等白天两人去工作,孩子就送到隔壁,由安姐带着。

        陈宴北在香江成立了一家投资公司,把名下的产业都洗白放进了公司业务范围里,涉及行业从航运、矿业、电子到金融和地产,还投资不少有潜力的公司,成为香江本土最大的财团之一。

        而陈氏码头被炸之后,股价跟着下跌,加上陈家那一帮不齐心的人经营,人人都只顾自己利益不管公司死活,公司内部四分五裂,一盘散沙,再这么搞下去,离破产指日可待。

        江瑶那边的事业也是风生水起。

        跟霍氏共同开发的楼盘快竣工了,预售阶段已经被抢空,售楼部门口每天都有人排队打听什么时候开发新一期的楼盘。

        周边建设的酒店、商场这样的商业体正在建设中,因为政府大力发展这个区域,香江不少市民都在往这边买房,发展,未来江瑶和霍氏开发的商业体也将会一铺难求。

        凭着在上水区的项目,江瑶在地产行业彻底站稳脚跟,ga杂志也跟着成为了最权威资深的地产杂志,从以前亲自去拜访采访大佬,到现在大佬争先恐后以接受ga的采访为荣幸。

        梁遇则那边,《宫心计》的拍摄已经完成,在香江首播后,受到观众热烈喜爱,不少周边国家的电视台相继买进了播放权。

        也因为这部剧的走红,梁氏影业起死回生,而且抛弃了电影发展路线,专攻电视剧市场,签约了一批优秀的演员和导演。

        梁家财力雄厚,梁遇则并购了邵氏影业,并购完之后,公司在香交所上市,江瑶身为邵氏的股东,完全是躺着数钱。

        八十年代中期,大家都凑在香江抢地盘的时候,江瑶和陈宴北毅然北上。

        把发展方向瞄准了内地。

        去内地开发楼盘,重仓房地产行业。

        与此同时,还成立了投资公司,专门投资归国创业的华侨,给他们提供资金,帮助他们把企业成长起来。

        财务自由以后,夫妻俩的发展重心就放到了一起。

        每天在家恩恩爱爱,去公司还是形影不离。

        反而是女儿陈曦从小到大都跟着安姐在香江。

        陈曦现在已经上小学了,父母在内地,她在香江,也就寒暑假能天天跟父母待在一起。

        不过好在通讯水平已经从寻呼机发展到了大哥大,陈曦倒是每天都可以跟自家爹妈通电话。

        用陈曦的话说,她在家就是个多余的人。

        爹地眼里只有妈咪。

        她哭了,爹地只是淡淡扫一眼,让她把泪擦干。

        妈咪要是哭了,爹地能心疼得碎掉,搂着妈咪哄一晚上。

        陈曦觉得,以后她也要找个像爹地一样的男人,又帅又多金还疼她!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