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总裁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五章 溺水

第二百零五章 溺水

        秦牧得意的说道:「猎人当然是有魅力的呀,他们在丛林健步如飞,聪明又敏捷,强壮又果敢,在部落时期他们就是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现在社会学家对那种仅存的原始部落做调查,在一个婚姻制度男女关系开放的原始部落里,对六十六个女人做问答,问她们自己的孩子最有可能的父亲是谁,其中五十五个说出来的是同一个人,就是部落里最优秀的猎人」。

        然后他意识到这个话题,并不适合,跟一个孩子说,尽管韩冰,现在出落得亭亭玉立,单从身材说已经跟成***性差不多,但俩人毕竟还是个孩子,而且两人差着辈分呢,秦牧讲的这些话,虽然没有越界,但也不合适。

        天空开始飘起了小雨,细雨绵绵,淋雨还挺舒服。

        徐飞燕拿着两把伞跑了过来,递给韩冰一把,自己跟秦牧共撑一把伞。

        韩冰看着伞下几乎要搂抱在一起徐飞燕和秦牧,赌气似的,把伞收了起来,嘀咕道:「这点雨打什么伞呀,没必要」。

        徐飞燕赶忙把伞留给秦牧,抢过韩冰手中的伞撑开,改成她们母女共撑一把伞,而秦牧独自撑一把,她给了秦牧一个抱歉的眼神,只当是女儿还是见不得她跟秦牧过分亲密,她埋怨道:「一场秋雨一场寒,今天都立秋了你怎么还能淋雨了,感冒发烧了还不得是我来伺候你,你就让我省点心吧」。

        秦牧看着细如牛毛的烟雨,问道:「韩冰啊,你们应该学过一首词,秦观的《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你能背出来吗」。

        韩冰回答道:「当然会背呀,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秦牧点点头,赞誉道:「不错,不错,那我问你一个问题,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思雨细如愁,这一句怎么解啊」。

        韩冰最近确实有在用功读书,虽然像数学英语这种前头欠账太多现在仍然有些跟不上老师讲课的节奏,像语文这种课程,她渐渐的已经有了进步,而且有几次写作文还是受到了老师的褒奖,所以最近她在语文上格外下功夫,学习就是这样一旦形成了一个正向的旋转飞轮,就会越学越有兴趣,越有兴趣也愿意学,自然而然的学习成绩也就能进步,她清脆的回答道:「梦境轻飘飘的像是飞花一样绚烂,愁绪像是无边的细雨一样朦胧」。

        秦牧欣慰的一笑,看来这孩子最近真的有把心思放到学习上,他又问道:「既然是这个意思,那诗人为什么不干脆写成,梦似飞花,愁如思雨呢?这样岂不更加贴切。」

        「嗯,嗯」秦牧这个问题是课本上没有教过,考试也没有考到过的,韩冰咬着手指头陷入了思考,她最近对文学很感兴趣,甚至有梦想长大了要做个家,为什么秦观会写「飞花似梦」「细雨如愁」而非「梦似飞花」「愁如细雨」呢,但是前者读起来,听起来就是比后者会更有诗意呢。

        韩冰想不明白,很坦诚的说道:「我不知道,韩叔叔你教我」。

        男人面对小姑娘的时候都有好为人师的冲动,韩冰这么虚心的发问,秦牧自然是不吝赐教,他说道:「这就是所谓的距离产生美,飞花似梦,细雨如愁,这种反过来写的比喻,本质上讲就是一种倒装句,就是要通过语言刻意的制造一种距离感,这种距离感会给人一种含糊不清虚虚实实的感觉,这种感觉就是所谓的美,把比喻用反就是为了拉开距离,拉开距离文学就升华了杜甫也有一句诗说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你品味一下用的也是这种手法」。

        韩冰听得似懂非懂,但是内心深处隐隐约约有了中美学概念,她这个岁数的女孩子,还没有步入社会,对文艺的热情大于对物质的热情,她心中对于秦牧的崇拜又增加的了几分。

        秦牧

        会打架,会画画,还懂诗歌,身材又挺拔,又有种看不透的神秘感,这都是容易让十七八岁女孩子沉溺其中的东西。

        徐飞燕看着秦牧教导韩冰,心中涌起一种暖流,虽然她不懂诗歌,也不懂美学,

        但是这种一家三口和和气气的在一块的感觉,太美好了,这是她从未体会过的美好。

        尽管短暂,但弥足珍贵。

        就是这时候,雨下的大了起来,下头的钓鱼佬也不知到是哪个先喊了一嗓子「上游放水啦」

        果然水流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的在增快,河道也在逐渐变宽,钓鱼的人纷纷收起鱼竿板凳往岸上撤。

        好像时候那块写着「禁止垂钓,禁止游泳」的牌子才有了意义。

        雨滴越来越来大,越来越急,风也刮了起来。

        莱河中的水,借着这风雨势头,竟然有了那么点波涛汹涌的意思。

        其实莱安的地方新闻里,手机短信上,一些网络平台上,都通知了今天莱河上游水库要放水的消息,所以别看今天河边钓鱼的多,却没有人在里头游野泳。

        盛夏时分,这里可是莱安游泳爱好者的圣地,虽然每年这条河里都会淹死几个人,但游泳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秦牧举着伞长在上风口,为徐飞燕母女尽量遮蔽一些风雨,三人急匆匆往徐飞燕的停车的地方去。

        因为这附近停满了钓鱼佬的座驾,徐飞燕把车停的有些远。

        秦牧无意间扫了河水一眼,可能是阴天的缘故吧,河水也带着青黑色。

        他突然发现河水的湍流中,有几个若隐若现的人影。

        桥下的也有人发现了,又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有人溺水啦,有人溺水啦」

        发现人也就多了起来,这时候就是一派众生相了,打电话报警的有之,拍视频发社交媒体账号的有之,漠不关心匆匆躲雨的也有,试图用鱼竿去营救落水者的也有,但大部分都在那事不关己,抱着膀子看热闹。

        忽然,一道人影如投林之鸟,,从桥头一跃而下。

        /90/90085/209697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