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网 - 军事历史 - 扶明录在线阅读 - 第419章 边城

第419章 边城

        匪首丧命,又遭宫字营弓箭手伏击,死伤惨重,惊恐之下狼狈四散,南边山野中的火光也随即慢慢消失不见。

        一场危机消弥,宫字营将士皆暗自松了口气,但却不敢放松警惕,反之更加谨慎。

        帐篷中常宇盯着吴中:“那匪首魁梧高大,又是边军出身,实战丰富,尔三息之间就让他丧命,本督突然想起,当初你刺杀本督时是不是放水了?”

        吴中摇头:“当初卑下太大意轻敌,以为你督主不过尔尔,若早知督主善战,全力之下或许……”说着又苦笑摇头:“只恐全力之下也未必凑功,督主远非那匪首可比”。

        不理会他是夸还是损,小太监突然一笑,拍着吴高手肩膀:“最多一年间,本督让你败的心服口服!”

        吴高手翻了个白眼:“拳脚功夫或许可行,玩刀,督主还是去玩泥巴去吧”。

        草!小太监一脚把吴高手踢出帐篷,你丫去玩雪去吧。

        一夜无事。

        天亮,风雪不减,地上积雪已没脚面,四下白茫茫一片,远处山峰林间似水墨,小太监矗立河边总想着凿冰来个寒江独钓。

        家丁造饭喂马,太监军虽风雪亦坚持晨练,常宇带着吴中在山林中寻野味足迹,一番折腾下来满头大汗,却也略有所获,着家丁剥皮清洗放在火上烤了。

        肉香四溢,闻者无不垂涎,特别是近在咫尺的吴高手,眼见小太监吃的喷香,就是不招呼他一起共享。

        你瞅啥,想吃自己打去,小太监揶揄。

        吴中使劲咽了口水:“卑下不善弓,那野味奔走如飞,逮不着啊!”

        “你欲随我入军建功,纵不了马,挽不了弓,你靠啥建功立业,脸皮么?”

        小太监翻了个白眼。

        吴高手终于明白小太监的意思了,起身大喝一声:“卑下练箭去!”

        宁远城,镇府。

        进完早饭,巡察城上回府的吴三桂端坐桌边喝茶,身边坐着数个部下正在窃窃私语。

        “林间猎兔,阵前杀贼,冲锋陷阵气吞山河如虎,谁还敢小看这小太监”吴三桂冷笑,举目扫了诸人一眼。

        诸将皆脸上一寒,低头不语。

        “你等不要再搞事,眼下头等大事乃御敌,清军已至阜新,这场风雪虽能延其脚程,但该来的总归要来,这几日多把心思放在城防工事上”。

        “末将遵令”诸人颔首。

        最迟今日晌午,那小太监应该到了吧。吴三桂举着茶杯,看了一眼外间风雪满天。

        宫字营比吴三桂预计的晚了很多。

        绥中距离宁远城虽只有百里路,然则风雪挡道路难行,直至午后未时过半(下午两点)才至城下数里外。

        宁远,边关重镇,百年间历经无数腥风血雨,方圆十里,枯骨累累。

        近城却还未望见城的时候,前方一批快马来报,辽东总兵吴三桂率部来迎,常宇闻言立刻驱马向前,远远便见风雪中一队人马快速驶来。

        帅!真他妈的帅!初见吴三桂第一眼,常宇就忍不住一声喝彩!

        史书记载吴三桂南北混血,堪称美男子:“三桂巨耳隆准,无须,瞻视顾盼,尊严若神。延陵将军美丰姿,善骑射,躯干不甚伟硕而勇力绝人。沈鸷多谋,颇以风流自赏”

        身材没多高大,但帅的一笔和朱审烜的俊美一时无两。

        “辽东总兵吴三桂恭迎督主大”吴三桂下马,余众皆虽其后。

        常宇不敢怠慢,也急急下马:“久闻吴将军盛名,今日一见,风采之高,平生仅见!”

        “督主谬赞,末将也未尝想到督主如此年少不凡,人中俊秀当实可敬”吴三桂也是奉承高手。

        两人上马并肩而行,随意言语,谈笑甚欢,小太监不时偷偷打量这个大明末年,最为著名的武将,心中颇有感慨。

        武将世家,生母不详,他爹吴襄原锦州总兵,后联姻祖大寿,两家在辽东势力更盛,后期手握大明最精良的部队,在辽东呼风唤雨,说是个土皇帝也不为过。

        眼下大明最精良的关宁铁骑就在吴三桂手中握着,而这位大明朝最具争议的武将就在常宇眼前。

        闯贼破大同之时,朝廷令吴三桂放弃宁远退回关内驰援京城,吴扭扭捏捏不情不愿,刚入关不久闻闯贼已攻占北京城,明帝亡的消息后,一边稳住闯贼假意投降,一边派人去求多尔衮帮忙,史称“乞师”

        后闯贼至山海关与吴三桂血战,战局不利之时亲去多尔衮面前求援,摄政王趁人之危,逼迫吴三桂投降否则视而不见,绝不插手。

        吴三桂无奈投降,当场剃发,多尔衮大喜,并当场赐婚其子吴应熊,那一年后来被韦小宝割掉鸡鸡的平西王世子才八岁,建宁公主才三岁而已。

        不只颜值爆表,武力更是惊人,曾率领十余家丁冲入敌阵中救父,无论单打独斗还是上阵冲锋都是堪为军中翘楚,无人出其右。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小太监心中波涛澎湃,一个手握重兵,坚守关外小城的武将,一个可以左右大明命运的武将,一个历史上被骂惨的叛国贼。

        终于到了宁远城,这关外小城却无名气那般大。

        远没有想象中那般雄伟高大,四方小城,城高八米左右,围长不过六七里,一切朴实无华到了极点。

        但就是这座不起眼的小城,却成了清军严重最扎心的肉中刺。

        天启六年努尔哈赤率兵六万攻宁远,袁崇焕,满桂,祖大寿以万余兵力守城,力战获胜。

        天启七年,皇太极的宁锦大战,再次折戟于此!

        那时,明军有火力优势,而如今清军大举来犯,兵多将广人强马壮,火器也不输明军,甚至更胜一筹,这一次小太监督战,鹿死谁手!、

        宫字营入城,随即进驻军营,引的吴系人马围观,议论不休,人人皆显惊讶,这支杀气腾腾的骑兵竟然全是太监,虽有嘲讽之态,却也暗暗佩服,论体格这些太监魁梧高大英武不凡论坐骑清一色高头骏马,装备精良,挎刀背箭披甲,个个若天神一般,哪里有印象中那唯唯诺诺的奴才模样,更不似原先军中的监军那般阴阳怪气的那般恶心。

        总兵府设宴为小太监接风,吴系诸将皆入席作陪,一一介绍后,众人入座,杯筹交错。

        小太监向来不喜酒,竟也破了戒,凡诸将敬酒一律不拒,酒过三巡,脸红耳热,天旋地转,北方的烈酒,岂是他能拿得住的。

        诸将皆相视而笑,吴三桂面无表情,一直在打量这个少年督主,年少居高位,为明帝所宠,自是有手段,听闻善拳脚,不惧生死,在太原督战时身先士卒勇不可当,又闻残忍嗜杀,人送屠夫外号,当真是眼前这人畜无害满脸笑意的少年,还是说传言隔山跨海变了味。

        “闻督主大人拳脚无双,末将斗胆想一睹督主绝世风采”席间一将领开口说道,诸人皆起哄。

        吴三桂微笑不语。

        小太监笑意盎然,看那将领道:“难不成要本督耍趟醉拳给你看”。

        “督主大人竟擅醉拳,末将寡闻,有幸开眼界”那将领不知真假的笑道。

        小太监且了一声,翻个白眼:“当本督前门玩杂耍的了么”

        不敢,不敢,诸将赶紧正色道。

        “也罢,今儿开心不与你计较”小太监正了正身子:“本督不善酒,此时已有醉意,便是想耍也耍不起来了,不过……”说着一指副席正在狼吞虎咽的吴中:“那厮是本督随侍,亦是手下败将,尔等若有胆便寻他过招,凡赢他一招者,赏银百两”。

        百两可不是小数目,变脸吴三桂也侧颜,诸将趁着酒兴更似打了鸡血,一个个擦拳磨掌。

        “督主,卑下若赢了,是不是也能赢那百两银子”吴中一抹嘴巴,站了起来。

        “自是一视同仁,对吧吴总兵”小太监看向吴三桂,笑的很是天真。

        吴三桂暗骂一声直娘贼,拉老子下水,脸上却是微微一笑:“督主说的是,这样吧,本将再加百两,各凭本事,谁赢归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