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网 - 军事历史 - 三国大气象师在线阅读 - 第七百章 不知好歹的蛮王

第七百章 不知好歹的蛮王

        邢道荣原本抱着志在必得之心,想要回师辰阳,杀围城的魏军一个措手不及。

        他以为,他看破了苏哲的企图,能凭一己之力,击败大魏之王。

        他却万没有料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苏哲的掌握之中,这半道上早给他准备着一路伏兵呢。

        眼见己军被肆意斩杀,邢道荣是又惊又怒,咬牙大骂了一声“苏贼”,纵马提刀便杀向了魏卒。

        刀锋所过,一条不留!

        他凭着不弱的武艺,不断的冲乱魏军,硬生生的将数股被分割包围的蛮军,重新又聚拢在了一起。

        十步外,血染长刀的太史慈已盯住了他,大喝一声:“邢道荣,太史慈在此,留下你的狗头!”

        暴喝声中,太史慈踏破血路,撞飞阻挡的敌卒,手中战戟挟着狂风暴雨之力,浩浩荡荡的轰斩向了邢道荣。

        太史慈乃五虎级别的猛人,一戟斩出,力有千钧,戟锋还没有轰砸下来,那雄浑无匹的力道,便已狂压而至,压迫到邢道荣气息一滞。

        “太史慈,他就是东莱太史慈?”

        邢道荣暗吃一惊,不及多想,吼声爆发出一声怒啸,手中战刀反手挥出,尽起全身之力相挡。

        哐!

        巨响如天塌一般,强劲的冲击气流,吹动二人身上盔甲的鳞片都哗哗作响。

        邢道荣胸中气血激荡,战刀硬生生被压弯下来,太史慈那染血的戟锋,眼看着就要斩中他的肩膀。

        一招交手,高下立判!

        邢道荣知道太史慈强,却没想到强到这等地步,汹涌的力道灌入他的身体,震到他五内欲裂。

        太史慈却气息平伏如常,战戟越压越低,口中冷冷道:“邢道荣,你一个汉儿,竟然为蛮子卖命,你羞也不羞,还不下马投降,魏王说不定会饶你一命!”

        邢道荣本来抵挡吃力,太史慈这一番话,却深深的刺激到了他,令他恼羞成怒。

        “太史狗贼,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羞辱你邢道爷爷,啊啊啊——”

        野兽般的咆哮声中,邢道荣臂上青筋突涌,硬生生的架开了太史慈的战戟,反手刀狂斩而出。

        这一击,他已使出平生之力。

        “不知死活,我就成全你!”

        太史慈一声冷哼,虎臂一转,手中战刀如流星赶月一般,横斩而出。

        势大力沉,快过闪电。

        他这一戟使出,手发而先至,抢先一步斩向邢道荣的腰间。

        邢道荣脸色一变,不及多想,急是抽刀回挡。

        吭!

        又是一声沉闷的重击声,滚滚气流中,邢道荣的头盔都被震落,胸中气血翻滚如潮。

        太史慈根本不给他喘息机会,手中大戟铺天盖地的斩出,数不清的戟影四面八方袭来,转眼将他全身包裹在铁幕之中。

        太史慈仗着强悍的武道,转眼把邢道荣全面压制,逼到他手忙脚乱,只能穷于应付。

        太史慈却从容不迫,每一戟使出都大开大合,沉稳如泰山一般。

        二十招走过,邢道荣已被逼到手忙脚乱,破绽百出的地步。

        突然间,太史慈刀势陡变,一招精妙无比的戟锋,打穿了邢道荣的刀式防御,斜斩向了他的肩膀。

        噗!

        一声沉闷的崩肉撕裂声,邢道荣一声惨叫,肩膀便被斩中一刀,鲜血飞溅而出,手中大刀也拿捏不住,脱手跌落。

        邢道荣的斗志胆气,也被这一刀瓦解,哪里还敢再战,急是跳出战团,忍着肩上剧痛,纵马狂逃。

        “哪里逃!”

        太史慈一声暴喝,纵马提戟,继续穷追而上。

        邢道荣不敢逗留半步,只顾埋头狂逃。

        主将一败,一万蛮军更是土崩瓦解,望风而逃,纷纷向着四面的山林中逃去。

        也幸得这些五溪蛮人平时本就啸聚山林,对附近的山势再了解不过,逃起来一个比一个飞快,魏军反倒不易追击。

        太史慈追出了七八里地,斩杀蛮军近四千之众,方才得胜收兵,向南与朱桓所部会合。

        两军会合,一万余魏军,准备趁胜对辰阳城展开强攻。

        此时,辰阳城中本还有两千余蛮军,还抱着一线希望打算坚守城池,等待沙摩柯派来的援兵。

        他们苦等半天,却等来了邢道荣大败,一万援军土崩瓦解的惊人消息。

        蛮人原本就是部落联盟,军纪散慢,打顺风仗还行,一旦形势不利,每一个部落都想的是如何自保。

        守辰阳这个部落的人马,并非是沙摩柯的嫡系部落,一听到援军兵败,立时吓破了胆,当即抢在魏军攻城之下,弃城而逃。

        太史慈和朱桓兵来血刃,轻松收复了辰阳城,将大魏的战旗重新插在了辰阳城头。

        破城之后,太史慈一面安抚人心,一面派人飞马将捷报送去给苏哲。

        ……

        沅陵城外,蛮军大营。

        杀声震天,血染长空,整座沅陵城都为血雾所笼罩。

        沿城四周,两万多的蛮军正在疯狂的攻城,城墙上密密麻麻的爬满了士卒,如无数的蚂蚁一般。

        沙摩柯则立马北门城外,正指挥着他的将士,对沅陵城发动猛攻。

        苏哲的前锋离沅陵城已不出四十里,他必须要抢在苏哲大军到来之前,攻下沅陵城,以获取抵挡苏哲大军来攻的据点。

        至于南面辰阳城,沙摩柯则毫不担心,他相信邢道荣出马,必能击退魏军的迂回偷袭。

        “大王,你们的攻城能力稍稍逊色了几分,我看还是不要再强攻了,与其白白折损士卒性命,倒不如全师退回辰阳城还稳妥一点。”

        一旁的邓芝有点看不下去,忍不住便劝说道。

        沙摩柯却回瞪他一眼,不悦道:“邓芝,你是在小瞧我五溪人么,本王偏要给你攻下沅陵城瞧瞧。”

        邓芝眉头暗皱,“大王,用兵之道,讲究的是心平气和,万不可意气用事,眼下苏贼大军将要临近,辰阳城又被迂回偷袭,万一稍有个闪失,我们就要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

        “那苏贼大军还没到么,再说了,邢道兄弟已率军回援辰阳,他一万兵马难道还守不住一座辰阳城么?”沙摩柯不以为然的反问道。

        邓芝叹道:“那苏哲乃九奇之首,智谋超凡入圣,用兵诡诈之极,你万万不能以常理来推测他呀。”

        沙摩柯听到邓芝这样忌惮苏哲,不免便有几分鄙夷,想说你们是不是被苏哲打怕了,怎能害怕成这样。

        就在这时,南面方向数不清的兵马飞奔而来,竟是他派去救援辰阳城的人马。

        沙摩柯看着这些败溃而来的兵马,不由心头一震,脸上掠起不安。

        是接着,一身是血的邢道荣便飞马而来,苦着一张脸道“大王,我们中了苏贼的奸计,被他伏击了,辰阳城失陷了!”

        “什么!”沙摩柯大惊一声,脸色骇变。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