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网 - 军事历史 - 一世唐人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天大的运气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天大的运气

        1o19天大的运气

        薛仁贵等人一路奔着火光冲去,然而还没走到一炷香,薛仁贵便是面色一凛,举起方天画戟喝道“停”。

        “大哥怎么了?”薛先图忙是勒停坐下马不解的问道。

        然而薛仁贵却是没有答话,翻身下马,用手扫开积雪,侧头伏地耳朵贴着冰冷的草原,而后便是凛然起身,翻身上马,肃然说道“有一队人马正向我们这儿冲来,约有百人”。

        周青闻言也是一惊,直叫道“什么人会在这里?”

        薛仁贵摇摇头,看了看左右,便是指着右侧那高坡道“我们去坡顶,且看来者是谁,听我号令行事”。说罢令人冲上了高坡,众人隐在坡后,薛仁贵看着远处。

        不一会儿,目力所及处,黑黢黢的雪原里出现了好大一片黑影,骑着马一路狂奔。

        “大哥,看不清啊,你说这是敌是友?”薛先图也是上前凝目疑惑道。

        “是敌是友,一问便知”。薛仁贵紧握手中方天画戟道,说罢高举掌中戟喝道“兄弟们准备”。

        说着那伙看不清面目的人已经到了坡下,薛仁贵大喝一声,“冲”。

        百人呼啸冲下,坡底那伙人正是頡利,頡利见状空旷的高坡突然冲下一伙人马,正拦在前方,当即就是惊得差点跌落马下。

        阿史那图鲁忙是带人护卫。

        “前方何人,给老子报上名来”。薛先图在薛仁贵的示意下上前叫阵,同时也是凝目看去,薛仁贵却是一惊,这些人的装扮似乎不像是中原人啊,难道说突厥人。

        听得薛先图的话,薛仁贵脸皮子抖抖,这家伙哪像个正规军啊,叫阵跟个土匪似的。

        阿史那图鲁是草原有名的勇士,目力甚好,眯着眼看了看,看见薛仁贵等人并不是唐军制式甲胄,有披风,有短袄的,当即便是向慌得一批的頡利说道“可汗,不是唐军,似乎是马匪……”。

        頡利一听,也是松了一口气,马匪……不是唐军就好。

        在頡利眼里,马匪算个屁,搁着以前,他麾下数十万控弦勇士,马匪在他眼里就是小孩打闹一般,不过看了看对面那百人的气势,再看看自己深表孤零零的几十个亲卫,心思急转,当即就是喝道“对面的壮士,本汗乃大突厥可汗,看尔等也是勇士,只要尔等归附于本汗,他日定让尔等全做万夫长,如何?”

        頡利可汗高昂着头颅,嘶声喊道,似乎智计在握,大突厥的万夫长,这些成不了气候的汉人马匪一定会心动的。

        然而頡利此话一出,的的确确是将对面镇住了。

        薛仁贵等人尽皆愕然,薛仁贵瞪着眼睛想要看清对面那人,周青等人个个一脸惊愕的模样。

        “大、大哥,他说什么?他说他是突厥可汗?”薛先图咂吧咂吧嘴,眼睛圆瞪说道。

        周青在一旁也是有些怔,闻言又惊又喜的说道“他这汉话说得虽是别扭,但是我们绝对没听错”。

        “我靠靠靠靠靠,大哥二哥咱们碰上突厥可汗了,他们就这么点人,干吧大哥,这……这是多大的功劳啊”。薛先图一听一拍巴掌兴奋莫名的叫道。

        薛仁贵也是忍住哆嗦,伸出手压了压,“别激动,别激动,待我试他一试”。

        说罢薛仁贵心思一转,直高声喊道“你说你是阿史那咄苾?”

        对面頡利可汗听了大怒,还没说话,身边阿史那图鲁就是举刀吼道“好胆汉儿,何敢直呼可汗名讳”。这汉话说得比頡利更蹩脚。

        薛仁贵一听大喜,攥紧拳头低呼道“真是頡利老儿”。

        周青也是兴奋的蠢蠢欲动,直道“那火光一定是大军打败了頡利,然后頡利仓惶逃命,正好……正好被我们撞上了”。周青的心思一向缜密,很快就是想通了前后。

        “我勒个去,真特么的好运道,活该我们兄弟几个升官财啊,捉了頡利老儿咱们可就…可就达了,这路迷的真特娘的妙啊”。薛先图哈哈笑着,挥着长枪,“大哥,上吧,拼死也要捉了頡利老儿”。

        周青也是看向薛仁贵,眼中精光烁烁,他们哥仨这运气……真是牛笔到爆了。大军在前面拼死拼活的打頡利,结果被他们这几个火头军给碰上了,说出去真特娘的传奇。

        捉了頡利,这功劳……简直不敢想象,到时候随便也能当上个有品级的官儿啊,到时候看那汾河湾胡汉三还如何猖狂,如此想着,周青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他跟二薛不同,他出身最低,最为贫寒,也是最渴望出人头地的。

        “别冲动,他们也有数十人,未免頡利趁机逃跑,不可硬拼,必须万无一失”。薛仁贵攥紧了手中戟直说道,心思急转,立马挑眉道“頡利想要招降我们,那我们就诈降,等近了頡利身边,不顾一切拿下頡利老儿,记住,抓活的”。

        不顾一切,即便他们兄弟中有人战死了也得抓住頡利!

        頡利老儿是大唐的劲敌,是敌酋,只要抓住了頡利,大唐国威定是大涨,即便身死,死得其所!

        周青二人自是应着,低声朝身后传了令,薛仁贵也是装作大惊模样,“尊驾真是大可汗?我等愿降,愿意归附大可汗麾下”。说着慢慢催动战马,向頡利靠近。

        頡利正是狐疑这群人搞什么鬼呢,听得薛仁贵这么说也是大喜,直嚷嚷道“既如此,上前,本汗还有要事”。

        听见对方的名头甚大就立马归附,在草原上这种情况很常见,何况他是堂堂草原之主,頡利觉得这很正常,阿史那图鲁也不以为怪。

        待得十步之远,已经依稀能够看见对方面孔了。

        看见对面那为一人竟是一身白袍,手持长兵,自黑暗中慢慢走来,好似天神,颇为威武,頡利也是惊异,这人竟是看起来像条好汉。

        “可汗,好像不对,让他们放下兵器过来吧”。阿史那图鲁眉头微皱,看向百人慢慢上前,气氛竟是颇为压抑,完全没有那种小土匪归附大可汗的喜悦,身为护卫的警觉性顿时让他看出了不妥。

        頡利闻言也是一怔,正想些说话,薛仁贵猛的一踢马腹,“动手”。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