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网 - 军事历史 - 大唐第一少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齐国公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齐国公

        一直到了第二天中午的时候,玄世璟昏昏沉沉的睁开眼,好在昨儿个晚上抬回来之后,晋阳和秦冰月就给他灌了醒酒汤,不然醉酒睡到现在,脑袋肯定要炸。

        “来人。”玄世璟朝着房外呼唤道。

        很快,房门被敲响,而后被推开。

        “老爷,您醒了。”进来侍女躬身道。

        “夫人她们呢?”玄世璟问道。

        “今儿个殿下和二夫人带着小姐和少爷去高阳公主家走动去了。”侍女说道:“殿下临走之前吩咐,说若是老爷您醒了之后,先让您吃些东西垫垫肚子。”

        “准备洗漱的东西吧。”玄世璟说道。

        “是。”侍女应声,而后下去准备去了,很快,东西被端到了玄世璟的房间之中,这会儿玄世璟也已经收拾利索了,洗了把脸,而后刷了牙,便下楼了。

        从昨天下午到现在玄世璟什么都没吃,一觉醒来,腹中空空,滋味儿也不好受。

        厨房准备的东西也都是些清淡的小菜,还有粥,倒是合了玄世璟的胃口。

        “老爷,上午的时候,宫中派人送来了消息,说等您醒了之后,让您进宫一趟,太子殿下在宣政殿等您。”管家见玄世璟吃饱喝足之后,上前说道。

        “谁来送的消息?”玄世璟问道。

        “是临安相公亲自来的。”管家说道。

        玄世璟点了点头:“嗯好,我知道了。”

        玄世璟自己琢磨着,应该是昨天他们一行人去吃饭被李承乾知道了。

        原本李承乾也应该是他们这行人当中的一个来着,只是现在时候不一样了,局势不一样了,李承乾也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李承乾了。

        想到这里,玄世璟心中叹息一声,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收拾妥当之后,玄世璟便坐着马车去了龙首原上的新宫,入了丹凤门,绕过了含元殿之后,来到了后面的宣政殿。

        “见过殿下。”宣政殿中,玄世璟拱手行礼。

        “无需多礼,看看,这不就差你一个了吗?”李承乾笑着说道。

        这会儿玄世璟环视四周,这才看到已经站在殿中的诸人,也就是昨天聚在一起吃饭的几个人。

        李承乾不会真的介意他们吃饭不带他吧?这不应该啊。

        “看来咱们之中,醒过来最晚的,就是小璟了啊。”李泰笑呵呵的说道:“难得,难得。”

        “是啊,寻常时候,都是小璟在一边儿看着咱们尽出笑话,天道好轮回啊,这回轮到小璟了。”李恪也调侃了玄世璟几句。

        程处默等人则是坐在一旁附和着大笑,明明喝酒喝的最厉害的是他和秦英两个人,没想到玄世璟的酒量这么不行,就那点儿酒就能给灌成那样。

        “好了,都坐下聊吧。”李承乾拍了拍玄世璟的肩膀,而后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玄世璟也在殿中找了地方坐了下来。

        “今日让你们进宫,也是要给你们通个气儿。”李承乾说道:“九月初八的日子你们也知道了,三天之后,而三省关于你们的封赏也已经拟定了呈交了上来,我修改了一番,已经送回三省了,今天提前跟你们说一声,三天之后毕竟场面不小,大家提前也得做到心里有数。”

        在场的众人纷纷点头。

        三天之后的日子确实很重要,而现在李承乾私底下给他们通气,也是让他们提前高兴高兴,因为三天之后的重点,可能还真不在封赏他们上面。

        礼部拟定的日程已经送到李承乾面前过目过了,一边是李二陛下退位,一边是李承乾继位,同一天,算是个交接仪式了,礼部翻边了古籍,才操持出这么一套章法来,要多复杂就有多复杂,似乎只有把仪式弄的复杂了,才能彰显出这件事儿的重要性。

        不管是对于李二陛下还是李承乾来说,三天之后的那一天,都是个体力活儿。

        坐在殿中的人都安安静静的听着李承乾说话,没人做声。

        即便是三省给出的安排,最多也是关于程处默和李恪还有玄世璟的安排,李崇义够不到,程家另外的两个兄弟也够不到,至于秦英,多多少少能够沾上点儿,年初李靖攻打吐蕃的时候,秦英在军中也是出了力的,虽然不在一个编制之内,但是拿下积石山脉周围的地方,难免秦英也得了朝廷的旨意,可以出兵,于是就配合着李靖拿下了那片地方,所以若说论功行赏的话,秦英也在当中。

        再者就是李靖了,至于李靖那边,李承乾已经送了消息过去,至于黑齿常之和刘审礼,两人在河西的时候,还在军中的时候,就一进受过封赏了,此番在长安,若是再赏,不过就是些银钱绸缎的之类的物事了,官位是不会再动了,李靖也是如此,如今的李靖,也已经是位极人臣了,再往上,也没什么好封赏的了。

        而这一仗打完之后,恐怕李靖再出山的机会,也就没有了。

        在陇西与吐蕃人作战,这估计是李靖军事生涯之中的最后一战了。

        一来是李靖的年纪也大了,不可能再上战场了,二来就是李靖已经位极人臣,朝廷对他的封赏也已经到头了,所以也不可能再次给他带兵作战的机会了。

        这也是李靖求之不得的事儿,自从侯君集出了事儿之后,李靖就有些自闭了,就这场战事,还是李承乾好说歹说,软硬兼施才让李靖出面带兵。

        好歹是大唐双线作战,从一开始就不能马虎。

        至于宣政殿之中坐着的这些人,正当盛年,机会有的是,而且,上位的还是李承乾。

        虽然都说帝王无情,但是从小一起走到现在,多多少少肯定是比朝中的大臣要亲近一些的。

        人非又非草木。

        “首先是小璟,小璟在郡公的位子上坐了挺长一段时间了,当初从熊津回来,小璟灭高句丽,那时候的功劳就没有大肆封赏,这回算是一并给封了,改封齐国公,至于金银钱财,估计你也不在乎这些,具体数量,三省还在斟酌。”李承乾说道。

        人家在不在意是一回事,朝廷这边的封赏,是一定要给的。